餐厨垃圾变身精致“花粮”——北京高安屯垃圾
日期:2019-06-28

  除了生活垃圾,一些废混凝土、废砖等建筑垃圾也能“变”为新的建筑材料,重新加以利用。牛书培 摄

  垃圾不仅能变身饲料和农肥,还能变成花儿的“燕窝”,垃圾场甚至还能一日游……这些你信吗?

  11月5日,记者跟随北京市人大代表以及朝阳区人大代表团,前往北京高安屯垃圾处理厂,一探究竟。

  高安屯垃圾处理厂包括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卫生填埋场、餐厨废弃物处理厂等几大部分。走近这家垃圾处理厂,想像中的扑鼻臭气、冒着黑烟的烟囱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洁净的马路、茂密的树木,以及如茵的草坪。

  填埋场里,青草盖地,乔木遮荫,灌木点缀,绿化得跟公园一样。近处的水池里,游弋着肥硕的金鱼;远处的池塘内,有戏水的野鸭。

  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是北京市第一家,也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亚洲单线最大的项目。远远看去,发电厂在整个区域内格外醒目,银灰色的建筑,高达数十米的烟囱。然而,烟囱上方却没有看到排放出来的气体。

  发电厂的工作人员说,目前垃圾焚烧发电厂每天可以烧掉1600吨垃圾,年发电量近2.2亿千瓦时,相当于每年节约7万吨标准煤。由于采用了国际先进技术,其烟气排放指标已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

  “比如,公众最为关心的二恶英的排放,每标准立方米仅有0.03~0.05纳克,而世界上最严格的欧盟标准是0.1纳克,通俗地说,垃圾焚烧厂的二恶英排放浓度每标准立方米仅为吸烟的1/10。”发电厂总工王盛林说。

  在发电厂的主控室,记者看到,监控系统清晰地展示着焚烧炉的料口、焚烧、炉渣、烟气处理情况,而且温度一直在850℃上下浮动。工作人员说:“这使得垃圾在焚烧炉得以充分燃烧,可以有效减少污染。”

  据统计,北京城市每天产生垃圾1.83万吨,这个每年“吃”进53.3万吨垃圾的垃圾焚烧厂,对于再过4年就无地可埋的“北京垃圾”而言,有着特别的意义。

  厂区的马路两边,是整齐的路灯。工作人员介绍说,不仅是照明,现在厂区所有的生产设备和生活设施的运转,都靠的是垃圾发电。

  垃圾填埋产生的大量渗液让很多人觉得恶心。在这里,臭气熏天的垃圾渗液,经过初级过滤、纳滤系统、反渗透系统后,变成了清澈的中水,主要用于园区绿化等。

  作为国内处理餐厨垃圾的“巨无霸”,高安屯餐厨废弃物处理厂设在垃圾填埋场附近,厂区门口有保安站岗,只有特制的泔水车能够自由出入。空气中并没有泔水的酸臭味。

  就像乳酸菌能把牛奶变成酸奶一样,这些残羹剩饭将在这里化腐朽为神奇。记者看到,升降装置将垃圾桶送入投料口,泔水被倒进处理设备——一个高约4米的发酵罐,再喷上益生菌。在80℃的高温中,泔水开始自动搅拌。

  记者抓起一把“肉松”,闻一闻,并没有异味,而是有一种炒熟的麦香。据介绍,到这一步,这些泔水的制成品已经无毒无害了。

  在一堆堆的“肉松”旁边,还有一些小骨头。“我们的细菌吃不了骨头,所以这些骨头还要经过其他处理。”自主创新该项技术的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博文公司)的工作人员说。

  一听说这些“肉松”可以做肥料,不少参观者悄悄盛了一袋子,准备带回家给花儿施肥。

  工作人员笑着解释说,这些安全卫生的“肉松”还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肥料。它们还要在处理站被包装成袋,“兵”分两路:一路送往几公里外的饲料加工厂,制作成有机饲料;而另一路,则送往北京昌平的加工车间,按照标准制作成微生物菌剂,再与有机肥配合使用。

  在高安屯餐厨废弃物处理厂,记者还见到一些BGB发酵豆粕、微生物菌剂、抗重茬菌剂,还有一些包装精致的花粮。花粮还被嘉博文公司的员工亲切地称为“花儿的燕窝”,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您给花儿最好的,花儿给您最美的”。

  据介绍,用这些发端于肮脏泔水的有机肥种草莓,不仅能使草莓叶片更厚更绿、口感更好、营养更丰富,还能使原本板结的土壤变得松软。使用由餐厨垃圾处理后生成的抗重茬菌剂,让原本两年减产,3年必须清除的草莓,可以连续种植5年不减产。

  不光是草莓,北京叫得上名儿的平谷大桃、延庆苹果也都用上了餐厨垃圾造出来的生物肥。餐厨垃圾造出来的生物饲料还养着北京著名的华都鸡、虹鳟鱼以及四川双流的樱桃谷鸭,就连北京金贵的乳仔猪也吃上了这一口。

  在活动现场,一些专家、学者指出,垃圾场就像公共厕所一样,是一个人人需要,人人又都不愿意要的东西。

  防治垃圾污染的治本之策是实行垃圾减量化处理,减少垃圾的产生量。也有专家提出,用分类回收来实现垃圾减量,是国际先进城市减轻环卫负担的有效方法。但如果老百姓没有很好的环保意识,这两条都很难实现。

  如何减少垃圾?北京市市政市容管委会副总工程师王维平认为:“比如限制包装、净菜进城、旧货交易、废品回收、垃圾分类。”据其考察,在日本和欧洲,通过这些做法都达到了垃圾年产量零或负增长。在日本东京,1989年垃圾产量曾达到高峰,通过垃圾减量,到2009年,东京垃圾产量已减少了44%。

  对外经贸大学的有关专家指出,一片烂菜叶、两节废电池、几张旧报纸,生活中,可能很少有人留意过自己每天扔出的垃圾。当清洁工们拉着清运车把它们拉走,我们似乎觉得,它们就此消失了。其实,垃圾并没有消失,它成了搅动社会的一大难题。政府要通过相应的渠道,让老百姓了解垃圾处理的巨大成本,明白垃圾分类对资源化处理的意义。

  北京朝阳区商务委有关负责人则强调,相关企业应减少采购和销售过度包装商品,建立废旧包装回收设施,引导广大消费者绿色消费。

  在日本,对垃圾投放有着严格的时间规定。餐厨垃圾每天最早投放,其余的垃圾也规定了每周固定的投放时间,必须严格遵守。垃圾中转运输站等机构每年年初都会给责任区内的每一个家庭发放垃圾挂历,每天收运什么垃圾,在挂历上都有文字图案标明,一目了然。居民们每天只管按图行事,就轻松做到了科学分类回收。

  资源、可燃、不燃、粗大、有害,日本人把垃圾分成这几大类,每一类的“终点”都有着明晰的路径——可燃垃圾直接送往垃圾焚烧厂,烧完的残渣被运到垃圾填埋场填埋;不燃垃圾中转后,经拆解利用制成再生品;粗大垃圾先经专门的破碎处理,可利用成分进行回收;危险类垃圾则被送往危险类专门处理的机构。香港现场开奖记录结果